查看: 928|回復: 1

皇家社会和埃瓦尔实力相比: [個人原創] 云陽人當年用“面湯”待客,曾經的記憶還記得嗎?

  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9-23 11:16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馬上注冊,帶你輕松玩轉梯城網!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注冊

x
某天飯點下班回家,
看見家里冷火秋煙的,
正納悶呢!就聽老爸說:
今晚上撇托點,洋芋塊塊下面!

01

說起“下面”,大多人可能會直接把它當成個方位詞。但是,如果將它用到下面的對話中,然后用地道的皇家社会对皇家贝蒂斯話說出來時,那肯定就倍感親切了!

老公:“晚上吃莫子?”
老婆:“晚上下面吃!”

老爸這句話當時讓我遲鈍了0.1秒!因為“下面”這個詞有陣子沒有出現過在我的腦海中了!

想想也是,這兩年每天忙于工作,家里的生活管得少之又少。就是吃個面最多也是樓下的老面館喊上兩碗現成的:豇豆肉沫、羊雜、泡椒肉絲。。。即便當天早上不想吃面條,隔壁不遠還有一家特色包面以及各類包子饅頭+豆漿,選擇可謂十分豐富。


(圖:老面館的豇豆肉沫面)

也怪不得,除了娃兒的幾包兒童面條,家里廚房確實許久都沒看見過一把掛面了!一家人住在一起,父母每天都是早早出門,早餐也都自由解決:饅頭、包子、油條、豆漿、面條、包面......午飯和晚飯基本都沒吃過面條了。

02、吃面

對于云陽人來說,“下面”的意思也算是博大精深。方位方面在這就不作討論了。

如果我們將這個詞分拆一下,那就是“下”+“面”,動詞加名詞:將面下(煮)到鍋中。當然,也能用它來具體代表一件事情,比如:晚上下面(晚上煮面條吃)。

面條在中國有著數千年的文化傳承。即便在如今大多人的認知里,也是北方面食南方米飯。但對于地處西南的重慶來說。面條似乎也變得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,更是我們生活中的主食之一。

記得當年在北方上學時,班上一同學問我,你們重慶人也吃面條嗎?

當時,同學這個問題讓我哭笑不得,我很認真地告訴他:我們重慶人不僅吃面條,關鍵還特別喜歡吃面條,不僅早上吃、甚至中午、晚上都吃。

我們重慶人的面條文化雖然沒有河南、山西、陜西等地那么濃厚,但是我們也是自成一派,特色十足。我還告訴他,全國很多地方的面坊,都是我們云陽老鄉開著的。

為了將面條做得更好吃,我們重慶人可謂費盡了心思。

03、加工廠出面

在兒時,在農村吃濕面的機會是很少的,基本都是吃掛面。同時,那貳年的掛面也不像如今直接到超市購買即可,基本都是用自家用小麥到加工廠去加工或zuo(交換)來的。。

那時的農村,不像后來家家都有打米機等機械,基本整個村都有1-2個加工廠(當時也有人稱為面坊)。

當然,那貳年農村的加工廠與如今的面坊還是有典型差別的,最大的差別就是生產方式不同。今天的面坊基本只生產面條(各類濕面、各類掛面、混沌皮、餃子皮等),而那時候的加工廠基本是五臟俱全,打米機是負責打米的,打面面的就打面面(包谷面等),出面的機器就出面,甚至有些加工廠還可以榨菜籽油。



對于那時的農戶來說,當家里的米吃得快完了,或者需要加工其他產品的時候,那么就用背簍或者扁擔先將谷子、包谷、小麥等作物運到加工廠。到加工廠后,先用籮筐倒出來,然后由老板幫忙操作進行加工。加工完成后,然后再裝入口袋,背回家中。。



往往此時,大人一般也帶著娃兒一路。娃兒雖然年紀小,但多少也能幫上一點忙!去的時候,大人背坨大的,娃兒背坨小的?;乩吹氖焙?,大人背重的,娃兒背輕的(比如:谷糠、麩子一類)!

記憶中,加工廠一般都是十分忙碌的。有時去還的排隊等候。一般來說,打米、打面面就要快很多,最慢的肯定要數出面了。有時甚至需要一整天,加用機器將小米分離成面粉和麩子,然后用面盆和面(那時還沒自動和面機,基本都是人工和面)。然后再壓皮、卷滾筒,上面刀出面。。最后用筷子挑著一根根面條去晾曬。當晾干后,再用面刀切成一截一截的,用牛皮紙封卷起來。



加工廠一年中最忙要數端午,因為那天家家戶戶都要吃包面。所以大家都是一大早去排隊出包面皮子。

記得有年端午,天還未亮,父親就從家里出發了。但隨著中午臨近,父親也久久未歸來。母親早已剁好了包面餡,我和姐姐也早準備好了筷子、水、筲箕(包包面需要),一大家人就那么等著!終于11:30左右,父親滿頭大汗到家了?;刮純緗啪偷潰航裉斕娜瞬哦喟?,去的時候就已經有人到了,他們面坊估計今天要從早上忙到黑。后面還有5隊的幾家人戶排著的,我看他們多半只有晚上才弄得到包面吃。。。



對于那時的加工廠來說,加工一次的價格也不會太貴。從最開始的單次收費幾毛到后面的幾塊。如果是周邊親戚熟人的話,老板都象征性收個電費。

04、面湯待客

很多年輕人或許不知道,在數十年前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,面條算是農村家家戶戶招待客人的上等品了。

面條還能煮湯招待客人?對于今天的年輕人來說,肯定是無法理解的。其實在那貳年的農村,家里來客人了,可不是時刻都有時令蔬菜一類,有時連家里雞蛋也拿不出兩個。此時,有些人戶招待客人就在湯里面放幾根面條,那也算是一道上等的待客菜了。

記得在我幾歲的時候,有次走親戚,就看到親戚家里端了一品碗面條湯上來,當時我就不太理解,后來母親才給我答疑解惑。

我出生于上世紀80年代末,由于家里父母勤勞,所以生活條件也已經好了很多,除了肉不是想吃就有,其他的基本都能滿足,更別說天天吃面條了。



后來,隨著時代的發展,大家的生活水平越來越好!面條對于一般人家來說,也變得跟白米飯一樣普通了。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,用面條煮湯招待客人的也是很少很少見了。

05、下面

隨著農村大春、小春的產量逐漸增高,稻谷和小麥已經變得不像以往那么供不應求了。基本家家戶戶收的糧食都是吃不完的。所以白米飯和面條也成了我們餐桌上的兩大主食。大家也習慣經常吃頓面條,甚至有些家庭一日三餐中就有一頓吃面條。



我家里也不例外,記憶里7、8歲的時候,最頻繁的時候基本是每天都要吃一頓面條。當然,吃面條還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簡單撇托,特別在農忙時節,也是家家戶戶最喜歡的生活方式。

云陽人將吃面條或者煮面條稱呼為“下面”。這就回到了文初的那個對話,其實在當年,“下面”可比生活中一句常用的便語。

“晚上宵夜吃莫子哎?”
“下面嘛!撇托”

“咦也!你屋里今晚上下的面喲?”
“對頭嘛!撇托,吃沒得喲?來,撬一碗嘛!”



當然,任何食物,當你三天兩頭吃,那肯定也有膩的時候,特別是天天晚上下面吃,那真叫人著不住。因為那時面條都是自家去加工廠出,而基本一出都是好幾把!然后放在扁柜或者凳箱中,有時候時間一長,都長“牛子蟲”了,端到外面曬幾個太陽后,接著吃。



06

即便是下面,云陽人也是換著花樣加配菜或調味品。

比如:洋芋絲絲下面、洋芋塊塊下面、絲瓜下面、菜葉子下面、豌豆尖下面,只要是大家能夠想到的基本都能和面條搭配起來煮。



除了配菜,云陽人在調味品方面或者拌料上也是換著花樣來。比如用菜油煎一大碗油辣子、青椒切碎炒雞蛋等,有時候甚至還會額外炒一碗臘肉。即便不炒什么配菜,就是抓一湯碗酸豇豆或者蘿卜干,那也是可以的。

記得小學四年級的時候,父親不知去哪里弄來了一筲箕新鮮山胡椒,然后就用家里的菜油熬制了一大蠱子山胡椒醬。



我父親一直非常喜歡山胡椒那股味道,但是我個人就不怎么特別喜歡了。在接下來那1、2個月的時間里,但凡父親去下面,那么肯定直接就將山胡椒醬放到面湯中。要知道,那味道吃上一兩頓還沒什么,但是隨著時間一長,我終于受不了,后來聞到那個味道的面條就想吐。

后來我還跟父親埋怨起這事。父親還“理直氣壯”:你呢娃兒不識好,山胡椒下面還撇噠呀?我們小時候想吃點山胡椒煮面條就還吃不到。

也正是這個原因,讓我后來討厭上晚上吃面條那種感覺。即便到今天,我也是晚上很討厭吃面條的!

今天,生活好了,
我們也似乎變得越來越挑剔了。
仔細算算,我差不多有
大半年沒有在家自己下一次面了。
每天早上也是習慣了,
到樓下面館隨口一叫:
老板,二兩酸菜!
老板,三兩牛肉...

梯城網原創 | 作者:蔡佳友
版權所有.侵權必究
0 2

發表回復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返回頂部快速回復返回列表微信關注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皇家社会对皇家贝蒂斯